日本新经济对策重规模轻效果

文章来源:{{source}} {{time}} 文章类型:{{atype}} 内容分类:{{contype}}

  日本政府公布的总规模26万亿日元经济刺激计划引发不少质疑。日本经济界认为,该计划重规模、轻效果,会进一步增加日本沉重的财政负担。如何尽快提高国内劳动生产效率,应成为日本经济对策的重点内容。

  12月5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通过了新经济对策决议。这是时隔3年后日本推出的又一项大型经济对策,总规模约26万亿日元。日本政府此举意在为东京奥运会后经济预期下滑下先手棋,但日本经济界对政策效果的质疑声不断。

  日本新经济对策主要内容包括三大项,一是灾后重建。今年连续多场台风、暴雨给日本造成了较大自然灾害。政府将帮助灾区民众尽快恢复正常生活并强化基础设施,包括支援拆除被毁房屋、处理灾害垃圾、加固决堤河流的堤坝及疏浚河床,重建供电网络并推进电线入地。此项事业规模达7万亿日元。

  二是应对经济下行压力。10月份日本增加消费税,导致国内消费下降,加之国际贸易争端影响日本出口,预计对日本经济影响将长期化。日本政府的对策内容包括促进中小企业投资、为员工加薪;向和牛养殖户提供补贴,增加畜牧产品出口等。为此,日本政府将从明年开始在3年内选拔招募公务员,减少“冰河期”人员压力。此项事业规模达到7.3万亿日元。

  三是应对东京奥运会之后的经济下滑压力。有预测显示,东京奥运会之后日本投资、消费将失去动力,经济下滑压力增大。因此,日本政府大力推进电子支付等新经济发展,针对近年来老年人开车交通事故增多现象,将补助老年人新购车辆配置自动刹车装置。为普及中小学电脑教育,政府将为每名中小学生配备一台电脑,并增加对“后5G”时代通信技术研发的支持。同时,为吸引外国游客,促进旅游业发展,将促进成田机场等跑道建设和高速公路拓宽工程等。此项事业规模达11.7万亿日元。

  这是日本时隔3年再次提出经济对策。2016年8月份,日本政府相关经济对策规模达28.1万亿日元。此次对策堪称与上次一样的大手笔。日本政府计划在年底补充预算和明年度预算中安排相关资金。至于这项经济对策的财源,日本中央政府及地方财政将承担13.2万亿日元,希望以此带动民间投资,最终达到26万亿日元的总规模。其中,公共投资部分除政府一般预算外,还将从东日本大地震特别财政和财政投融资渠道筹措资金,公共投资不足部分将发行建设国债。

  今年以来,虽然日本政府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仍坚持“缓慢增长”,但下行压力已经显现。据日本财务省最新发布的今年三季度法人企业统计,除金融保险外的全产业销售额同比下降2.6%,为3年来首次下滑,其中制造业下降1.5%,也是连续两个季度下降,非制造业下降3.1%,达到3年来最大降幅,特别是信息通信下降18.9%,半导体制造设备等金属制造业下降15.4%。全行业经常收支利润下降5.3%。在该统计报表中,只有设备投资有所增加。

  与此同时,10月1日政府增加消费税确实对经济打击巨大,当月日本零售额环比下降7.1%,百货店销售额下降17%,汽车销售量同比下降24.9%,工矿业生产下降4.2%,达2018年以来最大跌幅,出口连续11个月呈下降趋势。10月份家庭开支减少了5.1%。

  分析认为,在此次经济对策内容中,有多项不属于促进投资生产、拉动消费的内容。日本政府的举措重规模、轻效果。三菱UFJ调查咨询公司主任研究员小林真一郎认为,启动如此大规模经济对策,其必要性值得商榷。特别是短期内如此大规模投资,其效果、质量值得研究。另外,大规模政府投资给财政造成了巨大负担,国债负担本就沉重的日本政府将进一步延后重建财政进程。日本共产党书记长小池晃批评政府增加消费税引发景气下降,刺激经济政策进一步增加了财政负担,可能再次导致增加消费税,日本经济政策始终没有摆脱这一怪圈。

  日本政府称,此次经济对策将拉动GDP增长率提升1.4%,但经济界质疑政府的测算太过天真,因为很多投资并不能对经济发展产生直接效益。日本在野党也批评政府“乱撒钱”。10月份消费税从8%增至10%,国家财政每年仅增收5.7万亿日元,现在为增加支出却要付出13.2万亿日元,得不偿失。此外,新发国债将进一步削弱财政健全性,使日本基础财政平衡目标被迫延后。

  此前,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公布的一项“日本制造业企业海外业务发展动向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度日资企业在海外生产量占日本企业生产总量的36.8%,创1989年有调查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制造业是日本生产效率最高的领域。相比之下,日本金融、服务等其他行业生产的效率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却处于中低水平。加之,日本人口减少、老龄化等发展趋势,如何尽快提高国内劳动生产效率,应成为日本经济对策的重点内容。


收起